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历史沿革
 
今日风貌
 
方志成果
 
 

张家界市自然灾害

发布时间:16年08月09日    作者:张家界史志网   来源:张家界史志网

第五章  自然灾害

 

第一节  水灾

 

一、酣灾

 ()夏酣范围及规律

夏酣主要出现在海拔800米左右的中山地区,约占全市总耕地面积的40%。从桑植县五道水1954~1981年的28年中有8年遭酣的情况来看,时间主要在5~8月,机率30%,有3~4年—遇的规律。

()夏酣危害程度

市内农谚云“天干三年吃不饱,天酣三年断种粮”,足以证明其危害程度大。常年6月,尤其在6月下旬,正值水稻分蘖末期,是营养生长向生殖生长的过渡时段。需要控制氮素吸收,抑制无效分蘖,适当晒田。若遇雨水多,日照少,则对农作物生长不利。凡6月下旬降水量超过113毫米,且阴雨连续7天以上,一般容易造成中稻减产或失收。19888月下旬至9月下旬,市域连续阴雨25天,日照仅73小时。其中824日至914日,22天日照数仅1.98小时,为历史上罕见的“烂秋”天气。是年,全市农作物大面积减产,大部分农田失收。

二、暴雨山洪

()暴雨山洪的特点

春末夏初,副热带高压日渐北进,偏南暖温气流聚集市域上

注:酣,即夏酣(酣:方言,指久雨低温光照少)。它是张家界市范围内发生频率较高的一种气候灾害。其表现为长时期持续阴雨,虽降水强度不很大,但时间长、气温低、日照少、对农作物生长扬花授粉影响很大。

空。若遇冷空气流,低槽受热不均,便会产生暴雨。在地理分布上,由西北向东成带状分布,其中以八大公山最多。降水强度大,一般日降雨量均在200毫米以上。暴雨天数多,多年平均为5.6天,最少的也在4.6天以上,最多的桑植县八大公山为8.4天。1980年,桑植县五道水连续降暴雨15天,连续时间之长为全省之最。

()1988年以来的典型洪灾

张家界市是澧水流域暴雨中心区域之一,雨量多、强度大,加上时空分布不均,每逢暴雨,地表山洪流量大、汇流时间短,易引发泥石流,使灾害程度加重。市域一般日降水量50毫米以上,即可导致洪水泛滥成灾,平均每年3~4次,多出现在6~8月,尤以7月为最。1988~2001年,市域局部暴雨洪灾几乎年年发生,其中较大的洪灾有5次。

199032122时,桑植县桥自湾乡突降特大暴雨,仅3个多小时,降雨量137毫米,乡政府院内积水1.1。这个历史上有名的干旱乡顷刻间洪波汹涌。灾害冲毁农田3550亩、渠道51200、河堤600,冲坏房屋25间,渍淹杂交水稻种子2010公斤、井岗梅素600包、碳酸氢铵81.5吨。冲走学生桌椅35套,乡卫生院25万元的医药被水淹没;损失粮食44万公斤、油菜22万公斤,折价106.69万元。

199171凌晨2时开始,永定区遭受连续暴雨袭击,至79,区内平均降雨量353毫米,局部地域总降雨量414毫米。澧水出现3次洪峰,6日下午6时,澧水水位163.38,比1954年洪水水位仅低2.73,流量5350秒立米。据不完全统计,该区4个街道办事处、32个乡镇、363个村、3477个组,计5.5万户、21.3万人受灾。受灾农作物33.2万亩,成灾12.1万亩。一部分水利、公路、通迅等基础设施惨遭破坏。倒塌房屋134间,因灾死亡2人。损毁水利设施山塘45口、渠道25434.7公里、河坝361处、河堤29.4公里。

199372220时至2320时,全市普降暴雨和特大暴雨,平均降雨量144.2毫米。其中桑植县237.9毫米,最大暴雨强度1小时60毫米,导致山洪暴发,洪水猛涨,泥石流淤塞河道,洪峰迭起。2317时,永定区内澧水流量猛增到8910秒立米,水位166.27,比1954年洪水水位高0.1623时,慈利县澧两水汇合处出现空前流量14450秒立米。此次特大洪灾,使全市电力、交通、通讯等基础设施大多瘫痪。全市115个乡镇和4个街道办事处、1527个村110万人受灾,洪水围困16.9万人,紧急转移9.2万人,损坏房屋130712间、2283142平方米,倒塌房屋17860间、300348平方米,因灾死亡43人,直接经济损失6.67亿元。

19965317月下旬,市域前后出现5次大降雨过程。6~7月雨量集中,仅永定区平均降雨量就达770毫米。71~3日,全市普降大到特大暴雨,3天内降雨量大于100毫米的笼罩面积1800平方公里,占市域澧水流域面积的22%。最大6小时降雨量110毫米,最大日降雨量168毫米,最大2日降雨量224毫米。龙潭河、凉水口等雨量站3日降雨量均在300毫米以上,导致相关溪河水位猛涨。733时,永定水文站洪峰水位165.60,洪峰流量8080秒立米。此次洪灾,具有普遍性,受灾范围广;具有连续性,自531开始连续发生暴雨,重复受灾地域较多;具有暴发性,降雨强度大,洪水来势凶猛,破坏性强,不易采取防范措施。

199872020~2320时,澧水流域发生高强度、大范围、长时间的暴雨和特大暴雨,全市平均降雨量411毫米。其中桑植县671毫米,永定区383毫米,慈利县590毫米,武陵源区368毫米。局部地区日降雨量301毫米。暴雨引发山洪、溪河陡涨,泥石流泛滥成灾,桑植县、永定区、慈利县及武陵源区相继出现洪峰。其间,桑植县城超警戒水位的洪水有3次,即721~23日连续3天,最大日降雨量301.1毫米,最大时降雨量48毫米。大面积的强降雨,该县域内所有溪河自上而下相继暴发山洪,各支流洪峰叠加形成澧水上游干流的最大洪峰。县城内桑植水文站722720分的洪峰流量9800秒立米,县城最高洪水位 266.34,超过县城警戒洪水位11.34,是该县有水文记载以来最大洪峰流量和最高洪水位。2214时许,永定区发生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洪水,澧水洪峰流量10400秒立米,水位167.1,比1909年水位低0.3。区境内澧水两岸从后坪镇至阳湖坪镇的几个乡镇及张家界市城区大部分区域被水淹,时间有的长达50多个小时。其中阳湖坪镇和西溪坪街道办事处受淹时间60多个小时。72316时,慈利县过县境的澧水流量19000秒立米,县城水位 96.26。澧水干流溪口、岩泊渡、零阳、苗市等乡镇48万人受灾,县城几乎全部被淹,一半的街道可以行船。此次洪水,全市53个乡镇全部(拆区并乡后乡镇数)受灾,4个区县城城区先后被淹。全市受灾人口115万人,遭洪水围困的29万人,因灾死亡46人;倒塌房屋15万间,农作物受灾面积15万亩,毁坏耕地2.25万亩,减产粮食32万吨。因灾停产工矿企业9300家。水利、交通、邮电、学校等基础设施惨遭严重破坏,各类财物直接经济损失 52.35亿元,其中水利水电基础设施损失8.2 亿元。

 

第二节  旱灾

 

一、干旱认定及其特点与成因

市域每年4~9月间,15~30天内基本无雨,其间一日最大降水量小于5毫米,总降水量小于30毫米,即为缺水年。一次连续31~45天,或两次连续46~60天内基本无雨,其间一日最大降水量小于20毫米,总降水量小于40毫米,则为干旱年。一次连续46~60天或两次连续总天数达61天以上,其间基本无雨,一日最大降水量小于20毫米,总降雨量小于70毫米,为大旱年。市域干旱在时间上以伏秋为主,地域上以坡地、石灰岩地区为主,程度上以局部旱、插花旱为主,具有分散和山丘区偏重的特点。形成的原因有大气环流异常、雨带北移、地形的影响及土层植被较薄等3种。

二、干旱的危害

因降水时空分布不匀,特别是每年7~9月,市域低山丘陵区,久晴少雨,持续高温炎热,水份蒸发量大,尤其是此时节正值农作物生长大量需水之时,因而往往造成夏秋连旱。造成干旱的原因,主要是由于气候变暖、植被破坏、耕作制度变化等多种因素。旱灾损失比洪灾更为严重,正如俗语所说“洪灾一条线,旱灾一大片”。张家界建市13年间,以1990年、1992年、1994年、2000年和2001年旱情最为严重。大旱接近3年一遇,时段性干旱几乎年年都有,尤以桑植旱灾最为频繁。由于旱灾出现的频率大,而且干旱天气出现后,容易引发火灾,给农业生产及人民生活带来极大的影响。

三、1988年以来的典型旱灾

19886月下旬至8月下旬,市域局部地区基本无雨。其中桑植县717口山塘、18710口水井和44座水库干涸,684条溪沟断流,16468户饮水极度困难,15.1万亩农田受灾,全县减产粮食200万公斤。

198963085,桑植县总降水量只有51毫米,比历年同期减少145毫米,只有历年同期降水量的四分之一,比严重干旱的1988年还少 15.4毫米。74~25日,连压尘之雨均未下过,为桑植有气象记录以来极为罕见。而715~ 22日的8天内,日照时数均在10小时以上。县内46个乡镇556个村受旱,旱情严重的有利福塔、廖家村、苦竹坪、桥自湾、长潭坪和麦地坪等乡镇。县内44座水库和2187口山塘濒临枯竭,59条溪河断流。全县受灾面积31万余亩,其中15.83万亩稻田严重减产或歉收。

19907月下旬至920,桑植县大面积干旱55天,局部地区65天,是该县有气象记录以来干旱时间最长的一次()。气温高,光照时间长而且强,干旱时期的平均气温27. 3,是历年同期气温的第二个最高值,其日极端最高气温3984~7日、20~24日、27日至91,出现连续大于35的最高气温,全县所有乡镇受灾,农作物受灾面积52.12万亩,重灾区迟熟农作物大部分失收。全县减产粮食6599万斤,经济作物减少收入1132.9万元。

19917~9月,永定区秋旱,6处小()型水库、510口山塘干涸,90条溪河断流。全区26个乡镇92个村7.8万人受旱,10.6万亩稻田和13.59万亩迟旱粮作物因旱减产或失收。

19927695,全市普遍遭旱,117个乡镇、街道办事处计124万人被旱情袭击。最大受旱面积169万亩,占是年播种总面积的85%,减产粮食5050万公斤。其中永定区18座上型水库、2246口山塘干涸,169条溪河断流。慈利县山丘秋粮失收,高峰、熊家庄等乡人畜饮水特别困难。

19946291,全市夏秋连旱3个月,66座水库和7748口塘坝干涸,395条溪河断流。119个乡镇、街道办事处81万人受旱灾威胁。最大受旱面积137万亩,17万余人饮水困难,减产粮食1500万公斤。是年,桑植县是连续严重干旱的年份。3月春旱,7~8月的夏秋旱,使农作物播种面积严重减少,人畜饮水相当困难。18月中旬,全县总降雨量754.8毫米,比历年同期减少275.7毫米,蒸发量886.8毫米,比历年同期多出116.3毫米;最高气温39.4,地面极端气温69.7。农田开坼、水稻玉米枯萎、水库山塘干涸。全县46个乡镇560个村均遭程度不同的旱灾,受旱面积58.5万亩,占播种面积的86%,其中粮食作物45.2万亩有18万亩枯萎、7万亩失收,减产粮食1200万公斤。

19967~9月,慈利县旱灾,全县16个乡镇600多个村的耕地面积38万亩受灾。

2000年,永定区发生近20年最为严重的干旱,到7月底,全区平均降雨577.6毫米,比历年同期少40%。尤其是入汛后,全区降雨量仅381.2毫米,比历年同期少50%610725,降雨量仅70毫米,致使全区87座水库的蓄水量仅3154万立方米,占应蓄水量的25.7%。其中45座水库降至死水位,1460口山塘干枯,352条大小溪河断流。全区农作物受旱面积57万亩,水稻脱水8.88万亩、开坼8.7万亩、过白3.7万亩、枯萎2万亩,旱粮作物失收面积4.2万亩。914个村民小组9.05万人饮水困难。

2001年,桑植县春夏秋连旱。其中5月降雨仅62.3毫米,至6月中旬全县仍有四分之一稻田无水插秧。620711,全县降雨平均不足20毫米;810105局部降雨,但平均降雨不足10毫米。是年全县播种面积的80%受灾,近50%因旱灾减产。

第三节  大风  冰雹

 

一、大风

市域大风的形成和强度与地形有关,澧水河谷比山丘地区多,两山紧逼的峡谷地区和山岗台地较其他空旷地区风速大。影响市域的大风按成因类型分成三种:一种是寒潮大风,在冬半年伴随寒潮入侵而出现,路径一般沿澧水河谷西进;第二种是雷雨大风,多发生在盛夏季节,以8月最多,与地方性雷雨同时出现,路径大致与冰雹路径相同;第三种是龙卷风,为直径较小、形似漏斗的强烈旋风。龙卷风出现较少,但破坏力极大,无固定路径。三种大风以雷雨大风出现最多,寒潮大风次之,龙卷风最少。

全市年平均大风日数以桑植县最多,为4.0天,永定区2.9天,慈利县2.7天。大风发生的开始时间以下午最多,下午5小时前后出现机率最大。寒潮大风在傍晚到夜间出现。196445日,大庸县大范围遭雷雨大风、冰雹袭击。枫香岗长毛塌一棵直径56.9厘米、围176厘米的大树,连根拔起。同时慈利19个公社亦遭雷雨大风冰雹袭击,伤15人,倒房119栋、8259间,吹到树木5128根,损失春收作物2.4万亩。

199266,桑植出现历史上最为严重的雷雨大风灾害,全县普遍遭受降雨量50毫米左右、风速28/秒以上的强雷雨大风袭击。全县 13.31万人受灾,其中受灾严重的有河口、上河溪、岩屋口、两河口等18个乡镇,1.49万户78648人的房屋遭到毁灭性破坏,并砸伤247人,重伤6人,死亡1人,砸死牲猪37头,鸡鸭307只。暴风雨所到之外,共折断树木33.19万根,损失苗圃83亩,苗木200万株。河口乡科溪村一根围径3.1的百年古树被大风刮断,风带内的树木顺风向成片折断。全县经济损失1036.8万元。

1998319,一次历史同期少见的寒潮大风冰雹袭击市域。两区两县共75.2万人受灾,最大风力8级,48小时降温幅度16.9,最低气温-4,且持续时间长,受灾面积广。冰雹大风以及随后的低温使油菜花穗下垂折断绝收,张家界、天子山1000余亩奈李基地洗花绝收,房屋损坏,交通受阻,天子山冰冻达7天之久,索道停运。此次灾害,全市经济损失4792.8万元。

二、冰雹

冰雹是市域常见的自然灾害,几乎每年都有发生,平均每年1.1次,最多一年内出现5次。冰雹一般与大风伴随而来,出现时间主要在冬末和早春,以2~4月居多,2月最多,6~8月亦出现,但次数极少。冰雹时间一般较短,出现在市域的冰雹多以直径5毫米以下的冰雹为主,但雹性严重者也屡有发生,给农作物造成很大损失,甚至人畜伤亡。196445日,大庸县出现大范围雷雨大风夹冰雹袭击,最大雹重2.4斤,积雹厚度4~5寸,打伤294人、打死打伤耕牛16头、猪12头,油菜损失30%,失收5000多亩。同时慈利县普遍遭雷雨大风冰雹袭击,19个公社受灾,伤15人,倒房119栋、8259间,吹倒树木5128根,损失春收作物2.4万亩。俗话说:“雹打一线”,冰雹一般有固定路径。市域冰雹路径大致有以下八条:发源于湖北鹤峰,经五道水、细砂坪到八大公山、猫子垭一线;自龙潭坪,经苦竹坪、大木塘、沙塔坪、仓关峪到蹇家坡、岩屋口、上河溪一线;自竹叶坪,沿汩湖、空壳树、瑞塔铺、桑植县城到小溪一线;发源于湖北鹤峰铁路坪、江口,侵入桑植、慈利、石门3县交界的崇山峻岭之中,然后分成两路:一路自长潭坪、淋溪河、官地坪到马合口一线,一路自五里溪、西莲到三合口、庄塔加强后,又分别向东从东岳观、苗市、广福桥到石门,向南从杉木桥、通津铺、高峰、柳林铺、慈利县城入零阳;发源于永顺,侵入上洞街,至利福塔加强后南下,经青安坪、罗塔坪、温塘、三家馆、官坪、三坪、沙堤、新桥、合作桥到许家坊一线;自袁家界起源,然后分两路:一路从喻家嘴、三官寺、赵家岗到江垭一线,一路从宝峰山西行至朝天观,沿两岔溪南下到天门山脚;发源于永顺朗溪,侵入沅溪,经四都坪、谢家垭、沅古坪、王家坪向东入桃源;自剪刀寺起源,经高桥、龙潭河入桃源。

随着人类活动对大气运动影响的加剧,冰雹灾害给国民经济和人民生命财产带来的损失越来越大。1993624日下午4时左右,10级大风夹着大如鸡蛋的冰雹席卷慈利、桑植两县共25个乡镇,造成3人死亡,11人重伤。冰雹砸死耕牛等大牲畜37头,损坏房屋22570间,倒塌162间;农作物受灾面积26.62万亩,灾害损失近2000万元。重灾区为桑植县四方溪、龙潭坪、苦竹坪、刘家坪、洪家关、谷罗山和慈利的江垭、象市等乡镇。冰雹最大直径60毫米,所经之处玉米、棉花、烟叶等作物被打成光杆,基本绝收,早稻、黄豆等夏粮作物遭到毁灭性打击。象市镇辛龙村刘运明家两层六间楼房刮倒四间,夫妻俩被埋入砖瓦中打成重伤,住院抢救。1998423日,慈利县零阳、苗市、零溪、龙潭河、岩泊渡等乡镇遭受1956年以后最强的冰雹大风袭击。当时电闪雷鸣,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夹着鸡蛋大的冰雹一齐泻下,且能见度极低,飞沙走石,车辆受阻,路人躲避,场面非常恐怖。灾害持续20多分钟,打伤300人,损坏房屋1300余间,倒塌210间,通讯电力受阻,油菜等经济作物损失惨重,经济损失800万元。2001613日,一场持续30多分钟的冰雹袭击桑植县官地坪、长潭坪、马合口等8个乡镇。雹性重,冰雹最大直径50毫米,致使6万多人受灾,农作物受灾面积3500公顷,绝收2200公顷,房屋损坏3.2万间,倒塌33间,直接经济损失1.1亿元。其中官地坪镇烟草基地遭到毁灭性打击,玉米等经济用物几乎绝收,许多农民一年的希望毁于一旦。

 

第四节  其它自然灾害

 

一、大雪冰冻

市域大雪冰冻有记载的共发生20次,其中明朝2次,清朝5次,民国4次,1950~19959次。清咸丰十年(1860) 正月,永定雨雪交加,澧水冰坚可行人,树多冻折,少数家畜冰死。民国29(1940)大庸冬冰凌、积雪40余天。195012月至19511月,大庸10天大雪冰冻,城镇街道冻烂,大树、竹子、果树折断,冰死58人,受灾3.82万人。慈利、桑植元月冰冻,慈利死牛1169头。1977130日,大庸强寒潮,县城最低气温-13.7℃,全县12450亩果树冻死。127日至21日,慈利冰凌6天,县城气温-15.5℃。大部分柑桔棚竹冻死。1989113日和223~24日,市域大雪冰冻,长途客车停运3天,压死油菜苗1.8万亩。1995111日,市域普降暴雪,市城区降雪45.8毫米、地面积雪34厘米,造成停水停电,交通中断;950所小学停课,死1人、重伤14人、轻伤854人;损坏房屋40243间,农作物受灾104.8万亩,其中13.2万亩油菜绝收。

二、虫灾

市域虫灾有记载的共发生44次,其中明朝3次,清朝9次,民国13次,1950~199519次。19507月,桑植稻包虫、螟虫危害稻田1.7万亩,减产五成。1951年,大庸稻包虫灾面积11.63万亩,慈利稻包虫灾面积15.3万亩,桑植稻包虫危害稻田损失严重。三县政府均发动群众下田捕捉,虫口夺粮。1958~1960年,慈利“油桐尺蠖”危害15万亩,44%的油桐树枯死。19956月下旬高温,张家界市早稻病虫危害,桑植25万亩稻田受稻纵卷叶螟、稻飞虱、稻瘟病危害,收成大减。据市农业部统计,市域内水稻害虫有2980种,其中真菌病害18种,细菌病害3种,病毒性病害4种,其它3种。棉花害虫有1430种,病害16种,其中真菌性病害15种。旱粮作物害虫1956种,病害59种,其中真菌性病害45种,病毒性病害7种。柑桔害虫2442种,病害14种。茶叶害虫2140种,病害51种。蔬菜害虫1535种,病害42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