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红色回忆
 
红色人物
 
党史成果
 
 

往事堪回首

发布时间:17年11月13日    作者:张家界史志网   来源:张家界史志网

往事堪回首

 

王长生

 

今年是庆祝建党90年的大喜日子,心潮澎湃,感慨万千。回顾我在原大庸县的峥嵘岁月,为党为人民做了一点工作,尤为兴修水利和创办张家界国营林场,时至今日记忆犹新。

我是19494月从东北南下,于当年10月到大庸县,开始在三区工作,1952年调任四区区委书记,1953年参加县委,1954年任县委副书记,1956年到1966年任县委书记,共在大庸工作十八年。

1949年大庸解放时,各方面百废待兴。解放后,以张宏光、郗光华、姚巨通同志先后任县委书记的县委一班人,在上级党委的正确领导下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帮助下,带领全县干部,发动和依靠全县人民,建政、剿匪、反霸、土改和进行各方面建设,为后来的工作开展打下了有利基础。

我于1956年接任县委书记时,全县最突出、最严重的问题是,农业和林业落后,交通不便,水、旱灾害严重,很多地方每年闹春、夏荒,老百姓没有饭吃。当时县委将发展农业生产、兴修水利和发展林业,作为全县工作的重中之重,当务之急。

兴修水利的往事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有收无收在于水,发展农业的首要问题是保证有“水”。为此,首先县委和政府一班人以身作则,带领全县干部深入调查研究,发动群众,大力兴修水利。大庸县属湖南省的西北部,全县系武陵山脉,峰峦起伏,坡陡谷深,其中海拔1000以上的主要高山33座,还有无数的中山、低山,构成千支细脉,纵横交错遍布全县,这些大大小小的山总面积约290多万亩,占全县总面积351.6万亩的84.2%,可耕地只有41万亩,占总面积的11.6%,其中稻田30.9万亩占8.7%,这是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典型区县。不仅如此,水旱灾害更是人们心腹之患。

大庸县解放前,水利设施很少,直到1957年前全县水利设施有效灌溉面积只有7万多亩,占稻田总面积的22.6%,其中旱涝保收的更少,绝大多数山区是“望天田”,老百姓只有靠天吃饭。每到春夏季,天天盼下雨,视雨水为“金银”。遇到天干地埋年间,有田插不上秧或禾苗干死在田间。山地里的农作物长不起来,或有的干死在地间。故此造成粮食减产或颗粒无收,农民欲哭无泪。有的山区甚至人畜饮用水都无法保障,只有出外找水源背水维持正常生活,保住人、畜的生命。

但是,如遇大雨或暴雨,又遭严重水灾。如19547月一次大雨,山洪暴发,澧水最高洪峰水位达166.11,全县102个乡、2.9万多人受灾,水冲砂压稻田2.9万多亩、旱地7千多亩,冲毁房屋1662栋,毁房111处、学校12所、冲垮水坝799处、山塘740口、小水库3座。冲走大批粮食和农具、家具,死亡58人,受伤11人,冲走耕牛和家畜157头。

通过对自然条件、现有水利设施、水利资源和灾情的调查,大量事实启发教育了我们,进一步认识到兴修水利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进一步增强了责任感和使命感。

同时,大庸县境内有澧水、沅水两大水系,河流线路长,支流多而广,澧水在县内有93公里,其大小支流200多条,还有山区的自然雨水,形成小溪流,星罗棋布,这些都是兴修水利的有利条件。

根据这些特点,全县实行以大、中、小和蓄、引、堤相结合的方针,举全县之力,大搞水利建设。而且广泛发动群众,具体规划,精心组织,很快形成了群策能力,上下联动,以敢教日月换新天的拼劲、冲劲,摆开了大兴水利的各个战场。到20世纪60年代中期,全县共修建上型水库42座。其中小一型水库9座、小二型水库33座,建山塘4000多口,筑溪坝1000多处,建抽水机站多处,安抽水机50多台1027匹马力,建水轮泵站多处,安装水轮泵172台,从上至下建立了管理组织,落实管理责任。这些水利设施使全县有水灌溉稻田由原来的22%上升到58.2%,提高了抗旱和防洪的能力,还解决了部分山区人民和牲畜的饮用水困难。

后来各届县、区委和政府对以上水利工程进行完善、维修和管理,又新建了大量的水利工程,所以大庸县(现为永定区)的水利建设及农业生产在湘西自治州是比较好的。

在兴修水利的实践中,我的几点体会:

一是在山区修水利,要深入调查研究,具体分析存在的问题。如大庸三家馆乡境内是大山小山。20世纪60年代中期除一点小山塘外,没有一个大一点的水利设施,一些人认为那些山都是空山,不能修水利。人民长期受干旱影响,生活非常贫困。有位机关干部讲,三家馆如果能修水利工程,把我的名字倒挂起来。我带着水利局的同志到那里多次调查,有幸在一天走到一个叫漩水的地方,在一个较高的地方看到一个地型像一个大水盆的地方,东南角只有一个天坑,周围山上下来的雨水从这里流走。再看周围山上的石质和那个大水盆的底部,地质条件很好,没有漏水的现象。我向当地群众了解,都说除天坑外其他地方不论下多大雨,积多少水,从没有发现漏水。经过水利部门再进行了解,认为这个地方地质有特殊性。我们就和群众一起研究,决定堵天坑修水库。第一次堵天坑没有成功,原因是天坑周围清基不彻底。当第二次重新再堵天坑,重新彻底清基后,那天坑终被堵死,再不漏水了。接着又从右边山中开一个出水口的洞和溢洪道以及盘山开渠,最终建成了一个能容水260多万立方米、灌田0.7万亩的小二型水库。还解决了一些群众和家畜用水问题。这个水库的建成,破了三家馆乡空山不能修水利的迷信。

大庸其他山区也有类似情况。如修建沅古坪区高家溪水库,情况基本与三家馆相似。再如阳湖坪是大庸一个较大一点的平原,田比较多却经常受旱,后面有个溪叫阳湖溪,常年有一股水向外流出,人民利用灌田,因水量小灌田很少。可是到下大雨时水量又很大很猛,冲毁冲边稻田,有人多想修水库。又因测量积雨面积较小,不够修水库的条件。那么下雨时大水猛水又从哪里来的呢?通过调查,找到了那是从大山背后的四区大峪溪的水,通过大山(空洞山)底下流到阳湖溪的。查明水源后,修水库的条件具备了,1959年,在干部群众的努力下,阳湖溪小二型水库成功修好了。库容355万立方米,灌田一万多亩,并具有防洪作用。

二是要尊重科学,不能盲目干。当年大庸县修的水利工程绝大多数修得好,也有个别工程违背科学,造成严重损失。如1958年修茅溪水库。茅溪水库是一个较大的水库,计划灌田10多万亩,不仅灌大庸的田,还灌慈利的一部分田。上马2万多人。开挖建坝的基础和进行其他准备工作干了一个冬天。由于坝的基础没有清到底,第二年春天雨季到了,不能再搞了,劳力也要回去春耕种田,结果不仅工程没有成功,还造成很大人力、财力浪费。其主要原因是当时规划设计时,坝址没有进行地质钻探,就凭眼看选定地址,表面看似乎很好,其实下面是一个深坑,清了一个冬天坝基都没清到底,结果造成损失,这是兴修水利工程中的一个沉重教训。

三是山区修水利工程要有更大干劲,更要艰苦奋斗,勤俭节约。因为山区地形复杂,条件差,交通不便,主要靠群策群力,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如修仙人溪引水灌溉工程就是一例。仙人溪是一条高山狭谷,两边悬崖陡壁,溪长有15公里,常年有水流入澧水。1956年前有一条引水渠,因位置低、灌田较少。1956年县委决定,修建高渠道,扩大灌田一万多亩。这在当时全县是最大水利工程,动员各方支援。上民工1500多人,石匠500多名。当时没有什么机械设备,用的工具就是铁锤和钢钎,没有炸药自己造。悬崖陡壁不能站人施工,就在山顶上打桩,套上绳子,石工腰系粗绳,吊在岩壁上打眼放炮(至今绝壁上还插着100多根钢钎),不顾个人生命安危,战胜千难万险,苦战3个多月,在平均高出溪流20多米高的悬崖陡壁上,就是炸出了弓形半洞,凿成4宽的平台,全渠10多里的平台,宛如一条简易公路。在此平台上建成内墙靠山,外墙高1.3,宽1.31.5的引水渠道,渠外墙顶上人可行走,既解决了引水灌田,又解决了溪内群众过去出入爬山涉水的困难问题。当年干部群众这种艰苦奋斗精神,是值得肯定和发扬的。

大庸县兴修水利成绩,是县委和各级党委的努力,更是广大人民的不懈奋斗,也与以罗恩贵、赵心家同志为首的技术专业队伍做出的贡献不可分的。

创办林场的往事

大庸县是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山区,发展好林业非常重要,它不仅本身就是一项重要财富,对保护水土、储存水源、改变气候、美化环境、促进农业和各项工作都有重要作用。县办林场,首先是从张家界开始的。1952年我到四区任区委书记时,张家界是四区的一个乡。听说那里都是大山气温低,生产条件差,老百姓很穷,生活很困难。那时从区里去张家界没有好走的路,只有从郑家坪和沙堤有两条小山路。我曾多次上去调查了解情况,看到那里的稻田很少,因气温低,病虫害较重,亩产粮食很低。老百姓缺粮食就上山开荒种杂粮,这样还不够吃,就挖蕨打葛和扯山上的野菜吃。住的破旧房子,穿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有的一家只有一套好一点的衣服,谁出门办事就穿一穿,回来又换掉。盖的被子没有被套只有旧棉絮,铺的是稻草。看到这些情况,我心里很难过。乡长张汉林带我去看那里的山,发现很多山面积很大山很高,据说方圆有12万亩,最高海拔1300多米,很多山又很奇特,有各种各样的石峰,犹如各种各样的大盆景,真是石奇峰秀,峰与峰之间和峰顶上长有一些什么树,与奇峰相配真是美景如画。

但是,有些群众为了生活,冬季去砍树烧木炭卖,损坏了自然风景,真令人太可惜。那大面积的山很少有树,到处是荒山野草,有的地方有少部分自然林却无人保护,甚至有的还毁林开荒种粮食。这种开荒种粮的地方,有的水土流失很严重,群众开一块荒地种几年粮食,水土流失了又再开另一块种粮食。这样长此下去,将造成严重恶果。

与此同时,我在调查中深感这里山好、景好和水好,开发潜力很大,是块好地方,应该保护和开发利用。

为此,根据调查的情况,我好几次和乡干部及群众座谈,谈观感,讲意义,议发展,找出路。

回到区公所,经区委研究,对张家界的发展采取四项措施:一是要把目前利益和长远利益结合,实行村村户户开荒造林,搞粮林间作,做到粮林丰收,以解决吃饭问题和增加收入,也为子孙后代造福。二是封山育林,保护自然风景和现有的自然林。对上山砍树烧木炭的人要坚决劝阻和禁止。三是干部带头,发动群众把造林任务落实到组到户,开展检查评比,表扬先进。四是政府每年给最困难户一部分救济粮款。这些措施得到了干部群众的拥护和赞成,起了一定作用。

两年后去检查时,原来乱砍滥伐得到了有效遏制,造林也有了进展,但进展很不理想,开荒种粮和造林没有同样重视。有的只种粮不栽树,有的在种粮地间栽了一些树苗,由于缺乏重视管理,一些树苗长得很弱,有的还被旱死。原因是有的群众认为只有多种粮才能改善生活,对植树造林的长远利益不重视。针对这种情况,林业部门采取有偿造林补贴的措施,即每造一亩林,包植包活包成林,由国家补贴一部分钱,每年进行一次检查验收,一次发放现金到户。这一措施贯彻落实后,农民的造林积极性空前高涨,把种粮与造林看得同等重要,加强管理,粮林间作,遍地开花。几年时间,片片幼林成长起来,很快形成了一块块绿地。这就是张家界造林绿化的好开端,实际上为后来创办国营林场打下了基础。

1957年县委为了贯彻实施“全国农业发展纲要”提出的12年绿化祖国的要求,从尽快全面绿化张家界、保护好奇石秀峰的自然美景出发,决定兴办张家界国营林场,并派县林业局长罗仕举(原四区区长)带领技术人员上山调查,论证办林场的必要性和可能性。经过他们实地勘测和评估,很快写了调查报告,提出了可办国营林场的意见。县委和政府讨论同意这个调查报告,及时上报自治州。州林业局派人调查核实,他们也认为张家界有办国营林场的有利条件,同意办场并上报省林业厅,很快得到了省林业厅的批准。张家界国营林场就这样诞生了。

张家界山高路远,交通不便,人烟稀少。常有老虎袭击,毒蛇侵扰,又没一间可住人的房子。为了办好林场,县委选派优秀干部陈伯祥同志任场长。19584月,他带领42名干部职工上山,披荆斩棘,白手起家,盖了几间茅草棚,整修了土匪修筑的残破碉堡,作为职工生活之地,挂起了国营张家界林场的牌子,首开了造林护林工作。第二年9月,因工作需要陈伯祥同志被调走,县委又选调人品好、事业心强、能吃苦、干劲大、年仅28岁的刘开林同志任第二任场长。

刘开林同志为了将林场办好,把全家都搬上山,带领干部职工在张家界,战胜了千难万苦,艰苦奋斗了20多年。1960年过苦日子时,林场面临解散的危机。刘开林同志向我汇报林场的情况,要求县委支持帮助解决困难。我又对他讲办林场的重要性,办好林场的决心不能动摇,思想不能松气。林场的困难县委给解决一部分,但县里也很困难,你们自己要想办法自力更生,渡过难关。刘开林同志表示,有县委的关心和支持,一定将林场办好。困难时期他带领干部职工在毛主席像前举手宣誓:“头发白在张家界,牙齿掉在张家界,不绿张家界不下山”。他向中湖乡借了一万多斤红薯,积极组织干部职工挖蕨打葛,扯山上野菜吃,又大力开展秋种,同时组织职工分工护林。第二年实现了粮油、肉食自给,又积极造林,1961年又造林600多亩。由于山地面积大,林场员工力量有限,与尽快全面绿化张家界不相适应。

1962年,省里提出“三自一包”政策,允许社员开荒种粮,实行“包产到户”、“发红财”,县委抓住这个机遇,要林场采取积极措施。大力动员周边社队群众上山,开荒造林,搞粮林间作。并且制定具体措施,林场与社员签订了“五包”合同。即包开荒、包造林、包成活、包培育、包成林。每年一亩付酬4元,间作粮食归社员自己,树成林后收归林场。这些措施当时进行了广泛宣传,周围群众得知这一消息后,笑逐颜开,奔走相告,不仅张家界的人蜂拥而至,积极主动造林,附近4个区11个公社41个生产队的社员也争先恐后而来,一时山上搭建108个包谷棚。最多时开荒造林、搞粮林间作的群众有1800多人,林场干部职工和群众一起努力,每年以1800多亩的造林速度,加快了造林育林的进程。我和林业局的同志多次去检查督促和林场同志一起研究,制定了多项具体措施,进行科学管理,县委和政府的其他人也多次去检查,帮助解决问题。

20世纪60年代末,张家界林场植树造林18225亩,封山育林17000多亩,不断加强科学和管理,所植的树都已成林,大面积的造林任务基本完成。其森林覆盖率由建场时的10%提高到90%以上,大大改变了张家界的面貌。保护和美化了张家界的奇石秀峰,为后来开办国家森林公园打下了基础。张家界林场不但自己制定了护林具体措施,同时林场还帮助周围社队办了集体林场。国营林场多年来没有发生森林火灾和乱砍滥伐,保护了森林,保护了自然美景。

由于林场建设得好,省州领导和有关部门更加重视,曾多次到此开现场会,推广这里的经验,还拨款修了简易公路。去张家界参观、考察的人越来越多,影响逐步扩大。

1982年国家计委根据国务院的意见,张家界国营林场被命名为中国第一个国家森林公园,从而开启了我国森林生态旅游的新篇章。

人们今天赞美张家界,切不可忘记刘开林当年带领干部职工艰苦创业,对建设张家界国营林场的功劳。技术员江勤诺同志对张家界林业科学技术研究和推广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但不幸在一次采集珍贵树种种子时掉下悬崖,以身殉职,人们永远都不能忘记他。还有张家界乡的乡长张汉林同志,在开始创办张家界林场及以后的造林、保护中做了大量有效的工作。可惜他早已去世,没有看到张家界今天的大变化。

张家界如今的欣欣向荣,历届市、县(区)党委、政府以及干部群众,都做了大量艰苦的工作。而且张家界的发展潜力巨大,前途光明,现已成为世界闻名的美丽的国家森林公园。这对国家、对人民的贡献将会越来越大。

在创办张家界国营林场的同时,全县还办了猪石头、石长溪、漩水等国营林场,都取得好成绩。

在创办国家林场时,县委还向全县发文,要求社队办林场。当时,全县共成功办了287个社队集体林场。1977年全县实现百万亩用材林基地,1979年实现百万亩商品材基地,其中林场成为其主体。

回顾至此,我还想说,大庸县林业的发展,以罗仕举同志为首的林业系统的干部职工,以及后来的林业系统的干部职工做了大量具体有效工作,他们的功绩是不可磨灭的。上级有关部门特别是林业部门,对大庸县林业的发展给予大力的支持,也是应该肯定的。

(作者系中共大庸县委原书记、中共湖南省直机关工委原书记)